雖然這個心得是老梗

但是 這次依然有這種感覺:

最大的收穫 來自於點化之外

生命給予我們更多~



這次的點化 不得不說 是我有史以來 最有感覺的一次說~

這次點化的地點是在樹屋裡頭

所以 我直接爬上樹 坐在樹上點化

點化的時候 手感覺麻麻脹脹的

整個身體 有種全部的毛細孔都打開在接受的麻麻感

從頭到腳底 每個毛細孔都敞開了

點化過程到中後段的時候

感覺自己有些不耐煩 有點想睜開眼睛 坐不太住

但等到真正結束的時候 我的眼睛卻睜不太開

於是我多坐了一會才睜開眼睛

睜開眼睛後 也沒有馬上移動位置 只是腳稍微變換一下姿勢

又多坐了一下 才從樹上下來



剛點化完時 覺得整個人變得沈穩

雖然點化時 思緒有飄到其他地方去

但整體感覺被穩定下來 被集中起來

那一陣子 其實不太想要講話

聽著其他人的分享 我的嘴巴卻像被黏住一樣

而且 坐著沒兩下 我就覺得自己的頭痛痛的

不過這個不想講話的狀態 沒有持續非常久 我就破功了~_~


===== 我是點化以外分隔線 =====

點化前的問問題時間

黃老師問我 我願不願意相信我自己

當下 無言

我沒辦法回答這個問題

我張了張口 感覺自己心跳跳超快 想要鼓起勇氣回答願意

那兩個字卻是硬生生的被埋著

我只能嘆口氣 說 不行

我沒辦法相信我自己

不論實際的行為如何 我連口頭上的承諾的無法違背自己的心去給予


在要回答之前 我覺得一股恐懼或害怕 掐住了我自己

我沒辦法允諾我願意

彷彿我只要這麼一說 就會發生什麼事情 打破些什麼


晚上的時候 托學弟妹的福

還沒十點 居然沒有人要留下來問問題

所以 小朋友走掉之後 就是大人的時間啦~(灑花

把牌卡準備好

當黃老師拿著OH卡 問我說 你想要多深時

瞬間 我縮了一下 決定晚點再來

因為我根本沒想到要多深啊 好深好可怕的>w<

我還沒準備好要去面對很深的自己 很怕自己接受不了(抖)

也是因為這一縮 我想到之前的害怕感

讓我問了一個連我自己都覺得很難講的問題

為什麼我會這麼害怕?



其實這個問題我覺得我問得不好 因為範圍超廣

我沒辦法明確的指出我所害怕的那個是什麼

我知道我在怕 但我連我在怕啥我都不知道……

難為黃老師在這種情況下還可以幫我抽牌

結果牌一抽

明明是問害怕 問題的核心卻是回到「不信任」這個課題

唉 世界是不是太奇妙了點

===== 再來一次分隔線 =====

不種下種子 你永遠不會知道它會長出什麼花 結出什麼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家家 的頭像
家家

低頭 遠眺 SSR之路

家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CT1973
  • 種下種子也是需要耕耘與照顧
    才能長出結實的枝幹與纍纍果實
    但是如果累了
    妳隨時可以回到我們的身邊歇一會兒
  • 收到~
    黃老師 你好溫柔喔~~~~>/////<

    家家 於 2011/03/07 12:28 回覆

  • Vivien Pu
  • 小心後面有大石頭ㄛ
    哈哈!開玩笑囉!
  • 向日葵
  • 阿貓:『不給回來哦 (搖手)』
    默默說:『不管,我就是要回來』
    阿貓:『..........』

    給不給回來很像都會來 (汗) XDDDDD
  • 你都演完了 我要演什麼>w<

    家家 於 2011/03/10 12: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