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上藝術治療課程

從一開始的隨意畫 開心畫

到最後的療癒圖


老師說 下筆的時候 要想著

我要療癒自己 我願意去療癒我自己

(實際的句子被我忘光了…反正大致就是這個意思)

拿著畫筆

我卻遲遲無法下筆

有種很沈重 有種想反抗的感覺

畫完之後 覺得整個人都悶了



其實 我沒有意願去療癒吧

儘管我在學習這個課題

儘管我說我要去做


原來 我的抗拒這麼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家家 的頭像
家家

低頭 遠眺 SSR之路

家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